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水稻机 >
毕业生“坚守”北上广深:大学生总量已超2700万 一线城市仍具吸
发布日期:2021-06-25 00:41   来源:未知   阅读:

  又到一年毕业季。6月底是很多高校毕业生拿到毕业证离校的日子,而很多一线城市的毕业生,在此之前已经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离开,还是留在一线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近两年毕业的北上广深毕业生,发现仍然有很多人选择“坚守”一线城市,尽管他们也感受到不小的生存压力。

  郭海(化名)是从贵州考入上海的“山里娃”,他早已决定要留在上海。留在上海使他第一份工作的月薪超过1万元,但却只敢租9.6平方米的房子。

  “我换工作后,目前在一家互联网大厂工作,平均月薪9300元,而包括房租、交通和饮食等在内的生活成本大概6400元。”郭海说。

  也有很多人在考虑之后,选择从一线城市“撤退”,但很多人并没有选择回到老家,而是选择同一都市圈内的其他城市。

  从广州大学毕业的王筱(化名)去了珠海,当地的工作机会和薪资水平都比广州的低。“如果我留下来,薪资或高出2000-3000元。不过,我希望工作和生活更平衡一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线城市的高校毕业生数量庞大,这使他们的稀缺性在减少。

  数据显示,北京100个人就有41.98个人拥有大学学历,上海的100个人中则有33.87个人拥有大学学历,深圳100个人中有28.85个拥有大学学历,广州100人中有27.28个拥有大学学历。

  这使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的大学学历拥有者的数量分别达到了919万、842万、509万、507万。这四个城市的大学生总数量,已经达到了2777万人。

  尽管如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后发现,仍然有大批一线城市的毕业生,在毕业之后希望留在当地。

  58 同城日前发布的《2021年高校毕业生就业报告》显示,今年毕业生首选城市排名前五名分别为上海、深圳、广州、成都、北京,这体现出一线城市对毕业生仍具极大吸引力。

  即将在7月毕业的专业型医学硕士生张桐(化名)已在北京读了8年书。她计算过留下来的成本后,发现尽管能负担得起生活成本,但没有买房的积蓄。她想过逃离,却最终返回北京。

  “医学应届生找工作,看重人脉、科研能力和临床能力。如果在当地没有人脉和平台,其实很难竞争。”张桐说,“但留在北京却必须面对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从今年开始,所有的首医系、北医系都不再招收临床科室的硕士了,北京郊区、社区的工作岗位也变少了。”

  2021届应届生李颖(化名)在广州某普通一本大学学新闻专业,因觉得广州的发展机遇较多,城市包容度很高,因此她选择留了下来。

  然而,李颖找工作的过程并不顺利。她曾花大量时间准备3月份的公务员省考,但没能进入面试,因此到4月下旬才开始投简历。5月中旬,她收到两个offer,但都不太满意。

  “薪资都不高,大概税前4800元。等我拒了他们后,又有点后悔。”李颖说,但是她认为,大城市的机会很多,可以选择的面也更广。

  但是,除了激烈的竞争,留在一线的毕业生需要面对的是更高的生活成本。而在生活成本之中,房租又占据了“大头”。

  郭海从上海应用技术大学毕业后,换过两份工作。第一份工作的平均月薪就达到了1.2万元,但是由于想在市中心居住,他只租了一个9.6平方米的房子。

  “第一份工作我租的房子很小,才9.6平方米,但因为在市区,16辆长编组“振兴号”亮相 系寰球等同,每个月房租加上水电也需要花费2600元。我很重视攒钱,吃的用的一切从简,一个月也就2000元,也几乎不聚会不出去玩,出行能靠双脚或者共享单车,就绝不坐车,坐车也基本是地铁公交。因此,一开始我的生活成本基本控制在5500元以内,剩下的钱都攒着。”郭海说。

  换了一份工作后,郭海的房租水电的花费每月达到2900元。尽管如此,在“极简生活”的推动下,他仍然每个月差不多能攒下3000元。

  “打心里觉得在一线城市收入更高,更有机会出人头地。退一万步讲,即使在上海永远买不起房,但只要好好工作攒钱,有一天回老家,我也能用在大城市挣的钱在老家过上好日子。”郭海说。

  张桐详细计算了留在北京的成本:她想住在郊区,房租水电等加起来至少需要3000元。“我是东北小城人,留在家乡生活成本可能就几百元,也想过回家,但是还是想要一个更好的平台。”

  但留下并不意味着不迷茫。李颖表示,她最近在看房,感觉自己能承受的房租在1000元左右。

  “我准备租广州车陂南、车陂或东圃的房子,但房租大概需要1300元才能找到相对好点的房,水电加上物业管理费还需要350元。”李颖说,“加上交通和饮食,一个月的生活成本肯定要超过3000元。感觉毕业就是看起来有很多路可以选择,但同时也时常感觉无路可走www.hlj8r.cn,”

  专业为劳动与社会保障的王筱就告别了一线年从广州毕业后,她选择到珠海工作。“离开主要原因有2个,一是生活成本高,二是生活节奏太快,我比较喜欢悠闲的生活节奏。”

  她表示,珠海的企业大多以制造业为主,知名企业也不是很多,整体的工作机会比广州少,薪资水平也比广州低,但去掉生活成本后,其实没太大区别。“挺喜欢现在的生活,有工作也有生活。”王筱说。

  而本来一门心思想去北京发展的吴月(化名),今年从广州毕后业也将回到河北小县城老家。

  。“家里人觉得那是个新区,算有点发展前景。虽然还不知道待遇,但公务员图稳定。”

  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毕业生要不要留在一线城市,与自身对于成本和收益的判断有关。最终我们发现,一些城市尽管并没有实施人口控制,但是流入人口也在减少,甚至不再有新的人口增长,这背后与当地更高的生活成本密切相关。“纽约、伦敦、东京等城市都没有控制人口,但是这些地方的人口增长到一个数值之后,就会停止增长了,在这背后是市场无形的手在调控。”孙不熟说,“人们去大城市,是因为收入能够增加。但是随着城市的人口越来越多之后,收入增长的背后,成本也在增长,特别是

  太高一定会影响人口涌入的速度。”他认为,人口从一线城市离开,背后的原因是成本与收益比发生变化,很多人计算之后发现收益的增长无法覆盖成本。与此同时,很多留下来的人为了生存也殚精竭虑,以减少闲暇时间换取在一线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几乎所有毕业生都提到了房子问题,房租并不是他们最头疼的问题,无法在一线城市买房,却是促使很多人离开的重要因素。

  一位城市研究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事实上,任何时候能够留在一线城市的都是少数。只是随着大学学历的普及,以前可能大学毕业就能够留下来,现在却需要更高的学历才比较容易留下。

  “这也是现在考研热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相对大专和本科学历,研究生学历的人仍然是相对罕有的。”他表示。